没有“烟花”的三月扬州更美

币游国际登录平台

2021-06-06

    文|金沙人  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千古绝句使得扬州声名远播,蜚声中外。 三月扬州,春和景明,小桥流水,亭台楼阁,蜿蜒步道,移步换景,美不胜收。

游客三五成群,赏景品茗,沉湎历史,回味过往,传奇故事,心驰神往,百听不厌。 依依杨柳自然是三月扬州的标配。

我们难以想象,没有风情万种的杨柳,扬州会是什么样子,更不要说还会有什么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句了。

  杨柳注定是扬州美景美食美文传播的使者。 诗歌、散文、小说、摄影、视频,乃至朋友圈的自媒体,无论怎样展示扬州的诗情画意,杨柳都是不可或缺的角色。 杨柳虽好,“烟花”——杨絮和柳絮却很烦人。 和煦的春风,婀娜的杨柳,别致的景观,悠闲的行人,精巧的茶点,一幅人间天堂的美景。

飞舞的“烟花”,固然可以增加画面的灵动,但不少人因饱受其害而无奈。 刚打扫干净的道路,转眼便白毛遍地,风一刮随风起舞,粘在人的衣裳上,钻进人的鼻孔里,渗入人的皮肤里。 过敏性的体质,使得不少人触絮生变,白里透红的小脸缀上桃花点点,季节性的鼻炎因此而加重,发出与年龄不相称的老成之声,呼噜呼噜的常擤鼻涕。 不少人感慨,杨柳虽美,“烟花”可免。

  烟花三月已过,四月美景依旧。

细心的市民发现今年的扬州三月,美还是一如继往,但柳絮几乎难觅其踪。

一反常态,必有其因。 和风细雨也好,狂风暴雨也罢,诗情画意中的扬州,“烟花”在今年并没有如约而至。

  杨柳心甘情愿让“烟花”终止三月下扬州的使命?不可能。

因为在三月尽情飞舞,是老天爷派给她的活计。

你喜欢也好,厌恶也罢,都改变不了现实。

今年的三月,大家在一饱眼福的同时,并没有饱受“烟花”之苦,得感谢政府和科技人员。   三月的扬州,要杨柳依依,不要“烟花”。 昔日一厢情愿,今天梦想成真,科技功不可没。

杨柳雌雄异株,雌株在三月必定孕育出若干肉眼看不出的小花,这些小花抱团,经风一吹,便成随风飘扬的“烟花”,三月的扬州因此常露出“恼人的笑”。 人之患,有人解。 在瘦西湖、茱萸湾等景点,利用药物注射,让雌株开花的部位直接长出鲜叶,科技神力使“烟花”之苦变增绿之利。

  政府早就关注此事了。 科研人员的集中攻关,反复试验,有关单位舍得投入,先行先试,使得美中之烦得以妥善解决。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。 杨柳虽说是我们的骄傲,但凡事过犹不及。

作为美景的点缀之物,绝不能反客为主。 保证物种多样性,树种更新是妙招。 在悄无声息之中,扬州主城区树种在这几年悄悄地换装,品种之多、品相之好、品位之高,让人感到四季交替,绿色不变,繁花不谢,历史文化名城因繁多花草更加妩媚动人,许多地方成为新的网红打卡之地。

平山堂樱花大道、江都水利枢纽黄金大道,等等,不胜枚举。   三月的扬州,并没有因“烟花”缺席而减少美感,反而在悄无声息中增加了人们的好感。 美景依旧在,美文日日颂,美食滋味长,美人脸更靓。 三月的扬州,没有了“烟花”,不仅没有让美名受损,相反让美景更加宜人。 去“烟花”留美景,不仅可能,而且必须。

烟花三月下扬州,经典诗句咏流传。

  其实,扬州的美又何止三月?四季旺游因旅游新品持续开发成为可能。 不要以为祖上传下来的,后人就只能照单全收,也不要因条件不具备就自甘抱残守缺。 历史的局限性,使得一些本应更好一些的东西,因条件所限,只好就此罢手,并不是留下来的就是最好的,就是一点都不能变的。

老祖宗没有这样说,没有这样要求,后人更不必庸人自扰,作茧自缚。

  没有“烟花”的三月,扬州更美。 根据时代需要去改变,作出符合人们心理期待的改变,不但不会让人说、被人骂,相反让人夸、被人赞。 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、创新性发展,从中可以找到启发。 (作者为扬州大学文化传承与创新研究院特约研究员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