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星扎堆开火锅店 真的赚钱吗

币游国际登录平台

2021-05-24

当前,明星跨界餐饮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。

近日,演员贾乃亮旗下的火锅店开业,当天其他明星及大量粉丝前来捧场。 值得注意的是,越来越多明星扎堆开火锅店。 在餐饮的细分赛道里,火锅店为何成为明星的首选?开火锅店是一门赚钱的好生意吗?名人扎推开店近几年越来越多新火锅品牌涌现,其中不少是知名明星旗下的产业。

据中国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邓家佳、薛之谦、陈赫、郑恺、沙溢、吴昕等多名演员、歌手、主持人均开设了自有品牌的火锅店。

例如,黄晓明、李冰冰、任泉合资开设的热辣壹号火锅店,陈赫的贤合庄卤味火锅,郑恺的火凤凰鲜货火锅店,薛之谦的上上谦串串店,贾玲和包贝尔合资加盟的辣庄重庆老火锅店......明星为何纷纷扎堆开火锅店?“相较于其他中餐品类,火锅不需要准备各种菜式的厨师,主要是汤底和装盘的厨工,相对而言人才要求较低。 明星跨界经营餐饮店,主要是借助自身的知名度和人脉影响力获取客源。 而餐饮店进入门槛相对较低,且作为线下实体门店,也有利于集聚粉丝,成为一个圈子,所以明星跨界餐饮会被认为是一个不错的生意选择。 ”深圳市思其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伍岱麒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据美团大学餐饮学院2021年发布的报告,与正餐、小吃快餐以及团餐等品类相比,火锅的毛利率与净利率较高。

且火锅作为最被大众青睐的菜品之一,具备易标准化、高自由度和社交功能,占全国餐饮业收入的20%,是目前规模最大的餐饮细分品类。

美团大学餐饮学院统计,全国火锅门店数量目前已经突破70万家,总营收突破8800亿元,是中餐的品类之王,也是资本最看好、发展速度最快的赛道。 不过,虽然火锅赛道火热,但想把生意做好、做长远并不容易。 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城乡统筹委副秘书长孙文华告诉中国商报记者:“火锅店本身是一门低门槛、高竞争的行业。 火锅店的商业模式是营业收入减去成本和费用,核心是客流和客单价。 所以明星开火锅店可以依赖自身知名度集聚人气,但长期经营火锅店还是要靠服务、卫生、安全等综合因素。

”负面新闻不断值得注意的是,明星跨界经营火锅店热潮兴起的同时,各类负面新闻也频频见诸报端。

今年4月,贤和庄火锅店因天花板掉落烫伤顾客而登上热搜。 贤合庄老板、演员陈赫转发致歉声明并表示将全面排查整改。 事发之后,双方围绕赔偿问题未能达成一致,被烫伤的顾客希望能赔偿7-8万元,店长则表示最多赔4万元。

该事件引发网友对于明星店铺存在安全隐患问题的热烈讨论。

据悉,这已经不是贤和庄首次发生安全事故。

去年8月,一位网友在微博发文称,其在长春贤合庄火锅新天地购物公园店用餐时锅底发生爆炸,导致手部脸部被烫伤,衣服沾满油渍。

该网友还指出,事发后,门店经理提出只赔偿1000元的解决方案,对于顾客并没有其他赔付、安抚措施。

此前,郑恺旗下的火凤祥火锅店,因内装修风格深陷抄袭风波登上热搜。 从网上消息来看,郑恺的火锅店与四川成都“吼堂”火锅店装修十分相似,随后,郑恺本人也在公开社交平台上承认存在部分侵权事实。

此外,明星火锅店也是卫生问题频发的“重灾区”。 以上上谦为例,其最早是由薛之谦和朋友共同投资创建的串串香火锅店,主打原汁原味的成都火锅。

去年9月,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公布的食品安全抽检信息显示,上海锦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(上上谦火锅长宁店)消毒后的热水杯、调料碗检测出了大肠菌群。

去年6月,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上上谦火锅南京东路步行街店。 明星火锅店为何负面消息不断?伍岱麒认为:“这与明星本身在门店投入的时间、精力、创意有关,力不到不为财,经营餐饮店需要投入大量时间、精力,经营火锅店虽然相对简单,但食品安全、消防、环境安全等等问题都容易引起大众关注,所以明星与自己投资的餐饮店有密不可分的口碑关联效应,因此在门店正常运作的初期,如果不能投入足够的精力,也难以使门店走上良好运作的轨道。

”火锅真的赚钱吗明星扎堆开起火锅店,火锅真的是一门挣钱的生意吗?以目前国内的火锅头部企业——海底捞为例,其最新财报显示,2020年海底捞实现收入286亿元,同比增长%;但全年净利润仅录得亿元,同比下降%。

而以单人小火锅品牌——呷哺呷哺为参照标准,其最新业绩数据显示,2020年呷哺呷哺总营收为亿元,同比下降%;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内利润总额为万元,同比下降%,几近亏损边缘。

海底捞和呷哺呷哺的财报显示,原材料、人力、房租成本仍是压在火锅企业头上的三座大山。

2020年,海底捞原材料及易耗品成本为亿元,同比增长%,占收入比例由%上涨至%;员工成本方面,海底捞2020年的员工成本约为97亿元,同比增长21%,占收入的比例为%,较2019年增加个百分点;物业租金及相关开支为亿元,同比下降%,占收入百分比为%,基本与2019年持平。 呷哺呷哺方面,2020年,呷哺呷哺的原材料及耗材成本为亿元,同比减少%,该成本占收入百分比由%增长至%;员工成本方面,2020年呷哺呷哺员工成本下降至亿元,同比下降%,其占收入百分比为%,同比增加%个百分点;物业租金及相关开支则因为业主减租减息等原因有所下降,占收入的比例从2019年的%降至4%。

成本高企的同时,火锅店的收入也在不断减少。 总体来看,火锅行业的翻台率降低成为不争的事实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海底捞平均翻台率为每天次,低于2019年的每天次;2020年呷哺呷哺翻台率由2019年的次下降至2020年的次,其中三线城市翻台率下降近一半,仅次,呈现直线下滑趋势。 业内人士认为,传统火锅企业正在不断转型升级,在原有的堂食、外卖基础上开发火锅底料、火锅速食、火锅零售等其他产品。

老牌的火锅企业尚且面临业绩增长压力,新入局的明星火锅店更需要与时俱进,进行口味或者产品的创新,仅靠粉丝效应吸引一波食客到店不是长久之计,树立良好的口碑才是正确的经营之道。

责任编辑:陈思。